<xmp id="moqyk"><menu id="moqyk"></menu>
  • 257章 千古文宗,学宫缘起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魔栖梧桐 257章 千古文宗,学宫缘起
    (小说屋 www.cnshare.net)    有趣个屁,我真见过!”

        “趣眼世间唯一,你见过屁!”

        “我没见过屁,但我也见过这眼睛!”

        “滚,小小年纪学人吹牛,让老夫好好教育你一下!”

        “我真见过,我,桐牧,从不撒谎!”

        “……”

        二人越说越来劲,最终撸胳膊挽袖子,距离也越来越近,眼见就要打了起来。

        其余几人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黄觉眼睛抽了抽,赶忙上前拉开了二人,开口道:“趣眼是否天下唯一不是今天应该讨论的问题,子夜的推演从未出错,按照他先前的推算,我们似乎还有时间,所以需要小子你快去江南找人,之后前往天机阁启动灵阵。

        桐牧刚刚被被少年气的有些头大,揉着脑袋问道:“你们这么着急,为什么不兵分两路,我去找祈灵阵所在,你们去找那神人,岂不是更快些?”

        “巧了,那人我们请不动,却与你渊源颇深,只能你去!”老僧不坏好意的笑了笑,又看了看桐牧右手处的摘星鉴,绕有深意。

        桐牧一脸无语的拍了拍地上一块石头坐了上去,心道自己来到这世间还不到三年,之前一直在星月海中站岗,那里有什么狗屁人能与自己渊源颇深,从刚刚那老头看向自己摘星鉴的猥琐样子来分析,很有可能是星月魔神亦或是烟雨天客执掌摘星那些个年月留下的风流债,能活到这个年月,定是很不好惹的狠女人。

        瞥了一眼依旧坏笑的源徵,桐牧气不打一出来,“老东西,要我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我看起来有那么憨?”

        心里不快的桐牧,忽然满脸堆笑,一脸浪贱的搓着手看向源徵开口道:“长辈交代的事情,我当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不过……”

        源徵何等人精,看到桐牧搓手的瞬间就感受到了来自南疆边陲的神秘力量,心中自然也有了自己的盘算,随即便听到桐牧道声音传来:“不过此去凶险,你总要给我一些保命的手段,而且能在这样微妙的时刻毁掉琴弦,你们中一定有叛徒,我这一路前去,还要给你们抓叛徒,你们总要给我一些人身安全保障费才好。”

        “我的徒弟没问题,有无内奸的问题不劳小友操心,我们自会去排查。”

        自己的徒弟们被怀疑,黄觉有些怨怒,只见他从袖中翻出一本泛黄的秘籍,有些不舍的递给桐牧,显然就是他认为能够给予桐牧的保命手段。

        之所以这时候拿出来,自然是一旁的老和尚使眼色的结果。

        当然,黄觉本人也想快些打发走眼前这个小流氓,免得被他算计。

        桐牧看着黄觉不舍的眼神,再也无法抑制住面上的喜色,上前一揖,就要接过秘籍,却看到泛黄的书上满是尿渍一般都东西,上面还写着‘太冲神术’几个字。

        少年登时整个人抖了几下,刚刚伸出去的手也蓦然停在了空中。

        “我说黄老头,我跟你推心置腹,你就拿这破玩意糊弄我?”

        黄觉正为自己的大度感到欣慰,对方这话一说出来,他差点一头栽进周围的山毛榉之中,好在源徵反应快伸手拉了一下,否则这位伟大了数百年的天才人物今天就要彻彻底底的‘栽’了。

        “你这臭小子,这太冲神术是破玩意?我们糊弄你?”黄觉吹胡子瞪的骂了起来,若不是老僧拽着,他就要扑倒桐牧身上,把这口无遮拦的小屁孩的嘴撕烂。

        “你手里这本不会是当年初代大人用来垫厕所的吧,你自己看看,那上面还有尿渍呢!”桐牧委屈的叫到。

        “那特么是老夫平时刻苦修炼到昏迷后,留在上面的口水印儿!”黄觉再次想从老僧身前窜出去,气的满脸通红。

        “额……好恶心,还不如垫厕所……”桐牧满脸嫌弃的看着黄觉手里的太冲神术,一副你把这玩意拿远点不要让我看到的表情。

        太冲神术为初代太冲子所创,强大无比。

        传闻此人跟随当年书甲江书生多年,遍览天下名家作品。

        江书生晚年于西南剑阁外的兰潴山隐居,每日于剑阁外观澜听涛,恰逢时局动荡,天下大乱,书生观群雄纷争的同时于溪畔曲水流觞,饮酒赋诗,于酒酣耳热之际援笔写下千古名作《隐世剑》,被后世誉为“千古第一文宗之作”。

        初代太冲子照顾江书生多年,耳濡目染间沾染了书生风骨。

        江书生飞升后,此人便以《隐世剑》为引,藏字于身,走出来属于自己的道。

        太冲神术经过历代天才的完善,已经演化出多种修炼形式,却无一不是源自最初的《隐世剑》行书中的运笔规则,桐牧于樱霞天上擒获大量太冲学宫长老,通过对每个人的询问和然发现他们所掌握的太冲神术包罗万象又各有不同。

        通过对他们零星记忆的抽丝剥茧,桐牧逐渐发现了神术背后的秘密……

        一个统御着当文综的强大规则正记录在江书生留下的《隐世剑》之中,而得到此物之人很可能凭借此物成就一代文学宗师。

        知道了这一秘密后,桐牧便对那拙劣模仿江书生笔锋的太冲神术十分的不屑一顾,何况还是被口水泡过的神术。

        他开口道:“这太冲神术虽然谈不上垃圾,但用来对抗上界来人,怕是还没我自己学的那些东西有用,况且你们那些在樱霞天上弃暗投明的老头已将几乎完整的太冲神术告知于我,我看过了,真的很垃圾。如果你们真想给这个世界多点希望,还不如将江书生的行书《隐世剑》借我一观,若是期间蕴藏的文宗规则于我自身的规则融合,或许能多一点赢的希望。”

        “你居然知道《隐世剑》?还知道里面蕴藏的强大规则?”源徵第一次流露出了惊骇的神色,终于重新打量起桐牧来,不长时间后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嗯,不错,通过抓去的太冲学宫三代长老各自修炼的零星神术,竟然发现了我学宫保守了数千年的秘密!”

        一旁的黄觉神色凝重道:“可那些长老都是外围长老,他怎么可能通过那些不成器的东西想到这个?即便知道了《隐世剑》和江书生的存在,又怎可能发现其中的规则秘密?我现在都有点怀疑他是天上排下来的奸细了!”

        源徵微笑着看向黄觉,自然知道对方并非真的怀疑桐牧,这话的意思也十分明显带有称赞的以为,于是开口道:

        “所以说这小子不错,比起我们的满天撒网,大海捞针,他更擅长用这里!”

        老僧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满意的说。

        “看来你这老和尚比黄老头聪明不少,怪不得他们都怕你。”

        桐牧微微一笑,继续道:“所以,你们快将那行书和一批最精干可靠的弟子给我,你们都是土埋半截的老东西了,死了又不可惜,我还想好好活着呢!按照年龄来说,我比你们更加热爱梧桐大陆。”

        两个老头闻言差点气的背过气去,他们都是屹立于绝巅之上数百年的人物,什么时候做过这样出钱出力又要招人嫌弃的事情,可似乎形势比人强,现在最为重要的事情对抗眼下的危局,于是由源徵率先打破沉默,强压着愤怒的神情,缓和道:

        “你可以在我学宫之内任意挑去十个人作为你的手下,除了我和黄觉,其余的都行。至于《隐世剑》……你想看就看吧,自己别后悔就行。”

        桐牧闻言一喜,这《隐世剑》似乎还与星月神教的星月神术有一定的联系,既然得来全不费工夫,哪有后悔的道理,但见他正要拱手作揖,拜谢老僧,不料一旁的弄琴竟忽然愤怒的吼叫起来。

        “不行,绝对不可以给这臭小子看《隐世剑》!”

        女子神色愤怒且古怪的看了一眼桐牧,又朝着二位老者投去求助的目光,看得桐牧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我看《隐世剑》关你屁事啊?!”桐牧说。

        高冷的弄琴登时脸上泛起了红晕,欲言又止。

        “桐牧,我答应你的事情自会说到做到,《隐世剑》我会完整的交到你手上,至于你是否有缘一观,那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了。”老僧从怀中掏出一团白娟于空中摊开。

        桐牧定睛看去,细密的娟丝中间竟有密密麻麻的黑色斑点,不细看很难发现,那居然是人的名字。

        老僧微笑着说:“这些纹理中绣着学宫所有三阶以上弟子的名字以及生平阅历,你可以随意选出十个。”

        桐牧想都没想就在二老惊讶的目光中将白娟收入摘星鉴之内,笑着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我不选这里的人,如果方便的话,从门派杂役弟子中选出十个入门时间不长的给我就行。”

        众人闻言又是一怔,不得不说,这桐牧给他们带来的惊讶着实有些多了,这次就连一旁的子夜都惊讶的目瞪口呆起来。

        所谓的杂役弟子,都是些天赋不足以成才,被宗门招来维持日常杂役工作的弟子,有一部分甚至根本不能修炼。

        在宗门的发展过程中,杂役弟子的确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可拯救梧桐大陆这样艰巨的任务中,桐牧要十位杂役弟子就实在有些匪夷所思,黄觉艰难的思忖着宗门之内是否有强大的杂役弟子,差点将自己想晕过去。

        “额……桐牧小子,既然你要杂役弟子,为何还将我宗门的弟子花名娟收了去?”这时候老僧忽然有些为难的开口问道。

        “不要那么小气嘛,一块娟而已,等我完成了任务归来,给翠花带上!”桐牧十分郑重的答道。

        “翠花?”

        “你们不会是把我家翠花弄丢了吧?若是这样,我可就爱莫能助了,翠花可是我的心头肉。”

        “你说到不会是那只猪吧?”

        “闭嘴,那是我二哥!”

        黄觉观察着桐牧的脸色看来又看,一会倒吸冷气,一会捂住胸口,嘀咕道:“这桐牧小鬼不会得了癔症吧,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靠不靠谱啊……”

        桐牧闻言也不生气,而是非常有耐心的看着黄觉,“我没有癔症,而且我知道你们需要给我一百万上品魔晶当路费,否则我是不会去什么狗屁水乡的。”

        黄觉登时脸上的皱纹多了许多,看向桐牧道眼神也多了一分哀怨,“小友是不是觉得江书生行书事情上我们在唐突你?我承认此事确实欠考虑,要不这样,我来做工作,定让你有缘临摹《隐世剑》?天下大事这块儿,您在考虑一下?实在不成我们长老也是可以调遣的嘛!”

        “一百万,《隐世剑》,释放翠花与百里北凄!明天价钱翻倍!”桐牧回味着之前与老者的对话,他发现老僧对江书生的行书所在讳莫如深,似乎有重要的信息瞒着他,而且眼前的弄琴听闻老僧同意交出《隐世剑》后,看向他的眼神也好像要杀掉他一般。

        黄觉咬了咬牙,饶有深意的盯着女子看去,后者以更加凶狠的眼神予以回敬,吓得这位首教大人缩了缩脖子,不再开口。

        “我可以将行书交给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女子幽幽开口说道。

        “到底关你屁事啊?”桐牧歪着头,不和谐的声音也再度传来,女子则抽出背后古琴,似乎要与桐牧的九霄环佩同归于尽一般冲了过来。

        桐牧同样缩了缩脖子,溜到老僧身后,露出半个头说道:

        “什么条件?”

        “帮我找到陆千羽到埋骨之地。”女子整理了凌乱的头发,低头说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网。

        小说屋 www.cnshare.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魔栖梧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魔栖梧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栖梧桐》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斗地主斗地主游戏官网斗地主上下分斗地主网址斗地主有挂吗斗地主辅助斗地主ol斗地主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