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moqyk"><menu id="moqyk"></menu>
  • 第471回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佛系田园正文卷 第471回
    (小说屋 www.cnshare.net)    一大早上门牵红线,被女方拒绝了。

        大家并不气馁,感情需要培养,女孩子羞谈终身大事,对陌生人有反感情绪很正常。如果阿青昨晚的话是真的,那么她除了爹妈、大哥能耐,自己也不差。

        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

        谷翔家境不错,还是达官贵人的亲家,以前少回老家才显得生疏。罗家一门能耐人,罗宇生对村里有恩,谷宁懂得制药造福民众,一双儿女出类拔萃。

        如若两家结亲,对大谷庄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所以,阿青的拒绝不算什么,文叔三人在回去的途中商量一番,准备打电话给谷宁,告诉她村里有这么一个优秀的男孩看中她闺女。

        当年谷宁让谷妮妈姐妹难堪,不外乎是嫌弃对方介绍的人家境太差,配不上她闺女。现在好了,谷翔可是见过市长、高官的人,岂是普通人比得过的?

        但是,文婶、瑞婶不敢打电话给谷宁,让文叔打。因为他是男的,又是村长,谷宁就算不乐意也会给他几分面子。

        “啊?介绍男朋友?不用,阿青有男朋友。”接到文叔的电话,谷宁应得很大声。

        她现在真的很安心,儿女都有伴了,自己夫妻终于可以安享晚年,无忧无虑的到处游玩。

        “真的假的?”文叔仍然不信,“平时没见有陌生人来咱们村,你跟宇生莫不是被她骗了?”

        年轻人谈恋爱恨不得天天黏糊在一起,哪像阿青这般自在独来独往?现在的小年轻贼得很,为躲避家长的催婚想尽办法,花样百出,拖得一年算一年。

        “嗐,那是他们年轻人的事,咱们这些老家伙管不了那么多。”谷宁说,“再说了,他们两个有自己的事业要忙,不可能天天黏在一起,由得他们去吧。”

        说实话,谷宁很怀疑闺女和她年哥的事,但不能表露出来让文叔他们瞅到机会。

        她心里一直存有“女要高嫁,男要低娶”的观念,村民能介绍什么人给闺女?就算不是歪瓜裂枣,顶多是村长儿子、城里有座商场或者两套房之类的富二代。

        这类人,别说自己那走南闯北,当过豪门千金,又曾低调行乞(穷游);跳个舞能惊艳世界,弄个药能造福人群、美丽与智慧并存的闺女看不上,连她也极为不屑。

        并非看不起人家穷,而是这类人多半思想落后守旧。明明才脱贫不久,偏把古代大户人家那些破规矩学个十足。

        像上回陈家村的那个李彩凤,介绍个村长儿子就好好说话呗,非要踩自己闺女一脚。尚未正式见面就要先立威,也不看看自己腿上的泥巴洗干净了没。

        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她要是同意,那不是糟践自家闺女么?

        “谢谢大家的关心,不过阿文,这事你跟我说说得了,不要在阿青面前提。这孩子脾性大,发起火连庙都敢掀,到时就成了我跟老罗的不是,不懂教孩子。”

        一番话听得文叔唯唯诺诺,自嘲今早刚刚领教过,吓了谷宁一跳。细问过程,得知闺女没有“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再次叮嘱文叔,让大家不要给孩子作媒,谷宁这才挂了电话。

        村长家里,文叔看看文婶和瑞婶,无奈摊手叹气,表示没戏。没戏就没戏,虽然有点遗憾,文叔还是到谷翔家跑了一趟,把结果告诉人家。

        山下发生的事,罗青羽并不知情,她正忙着接待另一拨人。

        刚吃完早餐,谷展鹏带着好些人过来了。一个个西装革履,精神抖擞,隐隐露出一种如临大敌的紧张感。

        罗青羽虽觉好笑,面上不显,把大家迎进客厅。

        她家前院的客厅有一块折叠式大屏幕,需要时拉出来晾一下,不用时隐藏起来,不会占用地方。

        农爸找人安装的,他偶尔要处理公事,和多方人士同时开会,用大屏幕看着舒服。

        视频的另一边,是罗青羽的专业理财经纪团队,今天的会议是要看看谷展鹏的业务范围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评估与审核其潜在风险等。

        谷展鹏急等资金周转,而她昨晚凌晨才给理财经理发的消息。所以先视频商讨,如果通过暂拨一部分款项应急,明天一早实地考察,再进行一次评估。

        详细操作让专业人士商定,她这当事人啥都不懂,坐旁边看热闹,顺便长见识。

        旁听了一会儿,罗青羽才知道谷展鹏的事业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

        原来,他的无公害蔬菜在全国各地设有销售点,质量与特供菜媲美。成为在华一部分外商眼里的绿色食品,成为他们的日常生活所需。

        还有一些传统的手艺,比如竹编、藤编等工艺品,来自国内各大城市的订单络绎不绝;连纺织品行业他也插了一脚,料子采用棉、麻、丝以及呢绒等。

        而漂染则用植物调色,每一个步骤都要经过公司的检测部门监督,确保衣物的纯净无化学污染。

        这是他新添加的项目,今年刚有些起色。

        另外,为了保证产品的质量,提高送货的效率,他在去年组建了自己的一支物流车队,今年开始逐步完善中。

        势头良好,可今年突然被人举报他的菜有农药残留,紧接着监管部门对他的菜蔬进行抽检,上门实地检查。

        检测结果迟迟未出,市场上又冒出山寨的大鹏菜,一时间谣言四起。麻烦事一桩接一桩,对他个人以及公司声誉影响极坏,导致公司的相关运作受阻。

        银行不肯贷款,公司停止运行,前期投入的资金犹如打了水漂一去不回头。

        “雨嫣介绍的这位客户来头不小,我今早去见他,他说可以找人疏通相关部门,问问怎么回事,但资金方面要我们自己想办法。”

        趁双方人员在紧张核对证件与账目,谷展鹏和罗青羽走出院子闲聊。

        “所以,这是在考验你。”罗青羽道。

        “应该是。”

        正说着,谷展鹏的手机响了,谷妮打来的。他眉头一皱,最近这姑娘打来的电话没有一个是好消息,不大想接听。

        但不接又不行。

        “喂?诶?雨嫣的弟弟来找她?”谷展鹏下意识地瞅了罗青羽一眼,“哦,她不在,好像出国散心了,你让他直接跟她联系。关机?你让他看看雨嫣的朋友圈,上边写着呢。

        我真的不知道,就算她爸来我也没办法。”

        真是流年不利,还连累身边的人。

        小说屋 www.cnshare.net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佛系田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佛系田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佛系田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斗地主斗地主游戏官网斗地主上下分斗地主网址斗地主有挂吗斗地主辅助斗地主ol斗地主最新版